另一个世界的风景

写订阅号的初衷是给自己一个挑战,做成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收获一点成就感。太难的事做不到,太简单会厌烦,又得自己喜欢,就选了写千字文。想想一年写256篇的目标,就能感觉到一点小激动,期待着每写完一篇就收获一丁点成就感。唯有做成一件件完整的事,我才能获得inner peace。

既然要贴出来,就不能只考虑自己的那点小情绪,能“提供价值”的东西读者阅读。至于价值,可以是提供信息,也可以是引发情感共鸣,而我把它定位为“思考”。平时跟朋友讨论有的没的,时不时能获得谬赞,“你想太多了”。干脆就把我想多了的那些事记录下来,给读者介绍一个跟科研若即若离的世界。

目标人群,是那些对别人的想法感兴趣,对自己之外的世界保有好奇心的人。每个人的生活都如此具体,充满各种酸甜苦辣,关注别人世界里发生的事,虽然不能解决自己面对的问题,却能让我们临时跳出自己的世界。关注明星八卦,就能给人一种上帝视角,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能给自己一种全知全能的满足感。若是能对别人”怎么思考问题“感兴趣,就能跳出自己的思维局限,think out of the box。

我喜欢周末读点闲书,碰到有趣的书也推荐朋友读。很多时候是失望的,除非朋友自己问我推荐,不然得到的反馈一般是呵呵。对于“读这些书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这种问题,我总是无言以对。本来读书娱乐就是饭饱思淫欲的消遣,我只是觉得有趣,总是忍不住要分享这种有趣。我也不认为读书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

阅读不能解决某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因“现实”的问题,没时间,没心情而不阅读的想法,我有不同的看法。当我被实验搞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不会因为实验不顺而影响我阅读的心情, 反倒阅读能让我心情愉悦,满血复活。我也不会因为实在太忙,而没时间思考那些“虚”的问题,反倒是能借助想那些“虚”的问题,暂时性的超越眼前问题的束缚。 我也曾好奇,若是我少想那些“虚”的问题,多做些“实”事,是否能更大程度地make a difference,不过,我显然没那么干,也不愿意那么干。 因为我觉得,不思考无聊的问题,如何消遣有限的生命。没有才华供我横溢,就只能挥霍时间。

写订阅号自然希望读者读,但我还是得说真话,不仅读我写的东西没有,即便读遍各个门派的成功学书籍,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读我这些东西的目的,也许就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要“逃避问题”,暂时超脱问题之外,看到世界的另一种景象。不是说要有诗和远方吗?我写的东西显然不是诗,但勉强可以算是一种“远方”,这个远方的世界与科研若即若离。

这些东西,也许对正在搞科研的研究生,或是犹豫要不要搞科研的本科生有点实际用处吧。不必避讳,自己的确想得不少。每到一个地方,我总想融入那个大集体,努力证明自己跟大家一样,但总以失败告终。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跟大家不一样,最后孤独一个人。经常能得到同学的同情,“你一个人吃饭呀?要不跟我们一起?”我总是习惯性拒绝他们的好意,避免聊不到一块的尴尬。也就有足够的时间独处,思考,关于科研、关于科学方法、关于价值、关于意义……我相信这些问题是大家都会遇到的,只是各自选择了不同的面对方式和解决方案。也许同样是搞科研的你,能从我这里看到,你未曾选择的路上的风景。

瞎逼逼这么多,无非就是给自己做的事找一点价值,因为“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连背单词,李笑来都能想出每个单词值50块,本来计划一天背五十个单词,想到钱,非要一天挣够5000元不可,硬是一天背了一百个单词。挣到第二个月,就开始每天1万块1万块地挣了。后来他用这些单词在新东方教了七年书,算下来每个单词相当于175块。现在已经是亿万富翁的他在得到APP写《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专栏,钱鼓励不了他了。一开始他就决定把写专栏的税后收入捐给大学生,作为他们学编程的奖学金。他计算了下,按专栏订阅数,一个字差不多5块钱,一天写几百字就能资助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奖学金,这样一想,一天2000多字根本停不下来。古人读书,不也找出各种奇怪的理由嘛。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腹有诗书气自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中华之崛起……

我写这些是给诸位介绍一个跟科研若即若离的世界,借此展开自己的思考,我讨论的事不重要,结论更不重要,但我思考问题的思路,也许能给你点启发。若是你对此感到好奇,欢迎烧脑。若是你已经在搞科研了,欢迎观赏一条你未曾选择的路上的风景,我作给你看。

以《红灯须硬闯,马路要横穿》(王路)结尾一句,开始你在另一个世界的好奇之旅:一个人如果无从理解别人的想法,就只能永远生活在逼仄的空间里。

2017/1/6, Fri

推荐和菜头的订阅号,槽边往事(bitsea)。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