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着偷闲

锤子手机M1L发布那天,我早早把第二天要present的PPT做好,并rehearsal了两次,等着晚上听罗永浩的发布会。以往我都是修改到PPT到当天晚上,睡前还rehearsal的。

发布会中途,师妹跑过来,有事的样子。我看了她一眼,指指我的电脑屏幕,再指指我的耳机,意思是“没空,别烦我。”她也不出声,看看电脑屏幕的发布会,忍不住好奇问,“师兄,你不是明天要present吗?怎么还在看视频?”在她说出“你既然这么有空,不如帮我XXX”之前,我赶紧打断,“要是我现在跟Prof Zhao meeting,你一定不会骚扰我的,是吧。这个直播,在我的世界里,不比跟Prof Zhao meeting更不重要。有事明天等我present完再说。”然后她就很不屑地走了。

类似的情况以前常发生在我身上,平时我努力搞科研,别人也就不理会我了。一旦闲下来,看看书、看看视频、听点音乐,有同学就会好奇我在搞什么。本来相安无事,一旦知道我在看无聊的视频、看不相关的书,别人就会心安理得地找我帮忙,即使那是周末。他们不知道,在我的世界里,工作时间内,我的科研占第一位;其它时间,我说了算。最不重要的,就是那些能证明我是个热情的好人或能证明我有能力的事。

即使是发呆,也是我自己平时努力工作换来的时间。无论我用这些闲暇的时间干什么,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难道我没有权利挥霍我的时间吗?反倒是别人的事,只要不是事关生死,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在他人的世界里,那是他认为的最重要的事,也很紧急,而在我看来,可有可无。同样的,在他人看来,我现在是在浪费时间,但对我来说,那是我在享受生命。

找我帮忙,最恰当的方式是直说想让我干什么事。若不是太烦,我是帮的。最好不要从闲聊开始,更别关心我最近在干什么,各种扭捏,最后以一种很不经意的口吻,让我办一件事。特烦那种“既然你这么有空,不如帮我XXX”的说法。找我干活,搞得好像是给我一个摆脱无所事事的机会,殊不知,我就是喜欢发呆,什么事也不干。

我来到CUHK,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的事一点也不重要。”刚来的时候很急着确定自己的课题方向,但是Prof Zhao放假了。她每年都是7月底8月初放假,那时候她不用上课,也有很多会议需要参加,可以休假。但那时候刚好是新生入学。后来我发现这边办事节奏的确有点慢,买一个试剂要一个多月。若是接下来有几天假期,我们都要提前看下technician是否会连续多天不在,要提前取一些我们可能会用到的实验用品。

最近我每天花不少时间写千字文,有人觉得我一定是超闲,万事俱备只欠毕业了。说什么,看我每天有那么多时间写东西,也应该有时间帮他做点什么事。其实不是我很闲,而是他很闲。他很闲,所以才有空理会我到底有多闲。我很忙,因为我把时间用来写千字文了,一件在他看来只有闲极无聊才会做的事。是以自我为中心呢,还是认识不到这个世界的价值多元,我太忙了,没空思考,也懒得反驳。

要找我,直接说事,别废话。凡是问我“在吗?”的留言,一律不回。问我“最近忙吗?”视情况而定,“忙”或者“忙得没时间回”。忙到没时间去理会别人怎么评价我,也没时间去证明自己是个好人或坏人。

2017/2/15,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