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方式的区别

去年中秋,阿里因为五个员工写了个脚本抢月饼,即使事后这些员工向公司告知了这个系统漏洞,阿里依然选择开除这五个员工。社会上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人支持开除;有人觉得只是小错,罪不致于开除。

和菜头槽边往事写了《程序员,在麻瓜的世界里挣扎》,暗喻这五个程序员冤,没能活在一个合适的公司文化里,而被麻瓜群众攻击。举例说某公司,有员工去饮水机打热水,常发现水不热无功而返,于是给热水机装了个传感器,水一热就能收到通知。而其他不懂这些技术的员工只能碰运气去打热水。而这家公司并没有制止这种利用自己知识谋便利的行为。

举例某家游戏公司弄出一个游戏,鼓励玩家去刷装备升级。有些玩家写个脚本自动刷装备,很快就把游戏原设的等级刷爆了。这家游戏公司不得不升级系统,升级游戏等级,跟玩家斗智斗勇。而不是裁判使用脚本程序属违规作弊行为,限制玩家使用脚本程序。从客观效果上看,游戏公司和玩家围着这个游戏不断升级了自己。

和菜头的观点认为,得看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若是公司看中技术能力,那么就不会压制使用技术能力获得便利的行为,甚至会变相鼓励,给足面子给这些技术流。而其他不懂技术的人,就只能忍受各种不便利。被开除的五个程序员显然没能生活在一个技术至上的企业里。

吴军硅谷来信连着两篇文章谈到了这个程序员写代码抢月饼被开除的问题( 019《有小聪明没有智慧的人》,020《再谈谈2%和98%的问题》),赞同阿里开除这几个员工,而且认为这几个员工的行为,是用自己的能力谋私利,跟利用自己的职位之便谋求私利没有本质的区别,是小聪明,缺大智慧,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他分析说,对这个事的不同看法,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一般对这几个程序员表示理解,觉得阿里开除他们是过分了,大都是底层的程序员。他跟和菜头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他也意识到很多人看问题的角度跟自己不同,也称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只是站在他的角度,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来看,这几个程序员的行为就是那种谋私利不顾大局的行为。他们一心只是谋私利,没有站在管理者的角度,没有站在他们上级的角度考虑这些问题。这种没能站在上级的立场考虑问题,是很难在公司谋得更大发展的。

他说作为管理者,有两个很重要的思维方式,一是所有功劳都归于下属,二是帮助老板成事,这对我启发很大。

我可以算是做到了第一点。所有跟我合作的人,无论他们的贡献多小,当我们一起跟Prof Zhao meeting的时候,无论他们是否在场,我总是毫不吝啬地把全部功劳都归于他们。这样能鼓励他们努力工作,也能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受重视,是值得的。即使是我过分夸奖他们,那他们肯定也有自知之明,若是觉得自己受之有愧,那么下次就会更加努力,以便名副其实。而且我也相信,Prof Zhao是聪明人,我汇报的工作不可能全是别人完成的。我是负责人,能带领别人做好一件事,也是我能力的体现。从另一方面看,我也算是一个很能跟人合作、能带领别人做事的人。平时我present的时候,只要是受别人启发的东西,无论对方是否在场,我也总是清楚说出来受到谁谁谁的启发才有了这些想法。

但是说到第二点,帮助老板成事,我做得不够好,很少站在老板的角度看问题,反倒是习惯性地为“下属”谋福利。比如我会为我的FYP(final year project,本科生毕业论文项目)谋福利,想让Prof Zhao把他们招成RA;也会为本科生谋福利,希望Prof Zhao不要出题太难,不要为难学生。我自己做PPT的时候,无论是TA还是present,也总考虑下面听众能否听明白,而不是向教授们证明我很努力、很有想法。这的确让我自我感觉良好,FYP愿意跟我做事,学生也喜欢听我的习题课。但我却没能站在Prof Zhao的角度考虑问题。虽然我常说自己知道她想什么,而实际上从内心深处,我并没有按照她的位置考虑问题,没能把她的诉求当成我自己的诉求。也幸亏她足够聪明,一眼就能看出我其实很敬佩她,一直把她说的全部话当真,只是考虑问题的出发点跟她不同。虽然表面上跟她争得不可开交,其实内心十分敬畏她。要是换了另一个老板,我早已死无葬身之地了。

对于阿里开除写代码抢月饼这件事,我开始看和菜头的文章,觉得这几个员工也的确挺冤;看吴军第一篇文章的时候,觉得他说得好没意思,不认同;甚至刚开始看他第二篇文章的时候,也觉得他那是鸡汤思路,无非就是换种思路考虑,追逐自我成长才是第一要务,别过分关注制度公平啥啥啥的。但看到后来,就觉得他更有道理,而且十分有道理。想起他之前一篇文章(003《再谈10000小时,三板斧破四困境》)说到,当面对一个自己不同意,甚至反感的观点的时候,一定要多想想,想想为什么对方会这么想,而且要替对方想出一个合理化的理由。

现在看来,我当初看和菜头的文章,是立刻就同意了,说得太符合我的心意了。直到听吴军一说,我才觉得,两种观点竞争之下,吴军的想法对我更有价值。和菜头的想法无非让我拍案而起,痛快一下;吴军的观点,是真正的合理化,是能应付这个世界复杂状况的方法。吴军的说法,对我更有启发意义,也能让我有所改变。

2017/4/30,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