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什么”不是“想”出来的

因为“专业对口”的问题跟朋友讨论。有说专业没那么重要,清华北大毕业的普遍混得好,说的应该是本科生。我当然同意,本科选大学,念一流大学的冷门专业比三流大学的热门专业好(博士研究生却不同)。即便是本科,对于同一所大学同样水平的人,受到的训练也会因为选不同专业而差别很大。

我本科微电子专业,当时总被物理系的同学瞧不起,因为我们专业不推公式。理工学院的前身是物理系,老师大部分是物理出身,自然推崇推公式。现在我做实验,也总想推出个什么公式来,连设计蛇形电极也非要使用重复单元设计,每个重复单元都用数学公式描述电极形状。这种癖好,也许就是因为本科念书时被引导出来的。机械与自动化专业的一个同学来我们组做实验,回去就被他教授说了,“你怎么跟电子工程那些人一样?做实验之前怎么不模拟一下?”在我们组,做器件之前是不模拟的,做完实验倒是有可能模拟一下,解释实验观测到的结果。这就是不同的专业对人的思维习惯的影响。

有朋友说很多人最后做的事都不是自己博士阶段的方向。这也不能否定博士所读专业对人对影响,就如同吃到第五个馒头才饱,不能否定前四个馒头的价值,只吃第五个馒头就好。

讨论到最后,归结到“关键还是看你想要什么”。这基本上是一句可以终结任何思考的结束语,等价于“只要开心就好”。潜台词就是,我这么想这么做,因为我乐意。

但是,“想要什么”也是跟专业有关的,就如我物理学院出身,就会被物理公式洗脑,总想着推出个什么公式来。中文系出身,应该会想写出本世界名著吧。不仅与受教育的专业有关,还跟整体社会文化、成长环境有关。

一个人想要什么会被引导出来,不然就不会有那么蓬勃发展的广告业。不然乔布斯也不会说用户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直到你把它生产出来。2017年,互联网讨论消费升级,就是要挖掘出用户的新需求,从产品到服务。最好的服务,是给你还不知道的好东西。有个笑话说,农民在讨论皇帝的生活,觉得皇帝下田,一定用的黄金的锄头。

《超越感觉》的第一章谈到,如果一个人出生在中东,与人交谈时就站得比成长于美国的人近,他不会考虑社交距离,不会有私人领地被侵占的想法。一个人若是成长于印度,也许就会完全适应由父母挑选配偶,而不太会要求恋爱自由。整体社会文化会影响一个人的选择。书中还分析,现代电视节目为了维持观众的兴趣不减,运用频繁的场景切换和感官诉求(比如汽车碰撞、暴力和性邂逅)。导致看电视节目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注意力极容易涣散,他们期望上课和工作场所也能提供电视节目一般连续刺激。当这种需求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他们就会抱怨老师讲课枯燥无味,抱怨工作不能让人满意。问题是,学习和工作只有在电视中才有连续的高潮。人们对学习和工作的不耐烦,很大程度是成长过程中被电视误导的。

刚上大学那会,还是军训的时候,在休息的空档,就有同学开始背GRE单词了,我当时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要背那些玩意儿。我本来英文就差,看到单词就烦,反倒是因为以前看得书少,刚上大学,有那么多书可以看,我就如饥似渴看书去了,连英语课都逃了。甚至下定决心考完六级之后就再也不学英语了。我十分肯定,当时我的确是这么想的,但后来我后悔了,认真学起了英文。当我还在中大念硕士,想着改天出国留学的时候,同学已经在国外念博士发PRL还会中大做报告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受成长环境很大的影响。以前我只想多读点书的时候,别人已经想着出国。当我想着要学英文出国时,别人已经回国做报告了……我想要什么,受我见识的限制。

这些跟我朋友说的“关键还是看你想要什么”有点出入,但基本能说明,“想要什么”跟社会习俗、成长环境、专业教育,都有很大关系。不能泛泛而谈人的自主选择权。更何况,人并没有自由意志,而且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唯一的自我。

《未来简史》介绍了一个实验。人脑分左右半球,左脑管右半身,负责逻辑语言能力。右脑管左半身,侧重形象思维。左右半球通过一个很厚的神经管链接交流。科学家为了治愈癫痫病患者,将这根神经管切开,左右脑就不能对话了。有个小男孩就是这种患者,做了神经管切开手术。研究者问他长大后想干什么,他说,想当个“制图员”(这是左脑语言能力的回答,右脑没有说话能力)。然后研究者遮住小男孩的右眼,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问题“你长大后想干什么”(左眼才能看见,只有右脑能思考,但不能说话)。研究者给小男孩一些写有各种字母的拼图块,他就用左手在桌面上拼出“赛车手”(右脑想要做赛车手)。也就是说在这个小孩的脑里,有两个自我,左脑说出自己想要做制图员,右脑拼出自己想做赛车手。但哪个才是真正的自我呢?据说有个二战老兵,因为负伤而中断了左右脑的直接联络。有一个次,他的右手试图打开一扇门,而左手却要关上这扇门,他应该听谁的呢?他想要干什么呢?(万维钢《未来简史》解读5:我到底是谁?)

虽然说“关键还是看你想要什么”是一句无比正确的话,但一个人想要什么,其实不是“想”能决定的,受社会习俗、成长环境、专业教育各种因素影响,可以说是被训练出来的(专业教育相对来说可以选择)。而且,人就根本没有一个唯一的自我,两个自我要的东西可能根本不一样。

2017/1/11, Wed

大多数人并非生下来就知道生活的面目应该如何,都是通过后天的学习和模仿习得的。就像电视机要放在自己家客厅正中一样,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别人家都是这样,你生下来父母家就是这样,你出门做客在亲戚家看到就是这样,你朋友家、同事家还是这样。于是,等你有了房子,有了属于自己的客厅,你也一定要在正中端端正正地放一台电视机,仿佛每天看电视是你家庭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和菜头《美图毁真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