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长时间看

我经常有时间恐慌。因为我上学晚,还留过级,所以比同级的同学年龄大。时常感觉自己老大不小了,还一事无成,倍感压力山大。这也是我整天纠结自己搞得科研有没有用的根源。别人年轻,可以随便玩,做了没用的东西,就当过家家一样。我却不能。后来看到一个说法,若是一个人以四十岁为一个时间节点去看事情,那么一两岁的差别,就可以算是个误差。这么想想就心里踏实多了。毕竟,离四十岁还有些日子,也就不慌了。就如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死去,但由于它似乎还很遥远,也就不慌了。

博士刚入学的时候,导师会鼓励我们think big,不要局限于一些小修小改的实验方案。因为刚入学的学生,离博士毕业还有四五年时间,经得起各种失败,要放胆去尝试各种有挑战的课题。她曾经拿自己举例,说她博士前两年就是各种尝试,到后来意识到时间来不及了,才老老实实做点有较大把握的保险课题,拿到博士学位。后来就拿我举例,鼓励新来的学生不能跟我比,因为我已经时间不多了,所以不能随便尝试,而新来的学生则有时间资本去尝试。

导师有个说法对我影响很大:三个硕士也比不过一个博士。当时的背景是鼓励我要跳出自己当前的思维框架。若是还按我第一篇paper的思路,研究sensor的某个参数,然后逆向推导需要怎样的材料体系,又搞出一篇paper。这么下去,是可以顺利弄出三篇paper,也可以稳妥毕业。但这有什么意思呢?不就是三篇硕士论文喽。博士论文的课题,需要层层累进,后面的工作要搭建在前面的课题基础之上。然后我就延期了。

其实当我接受她那套说法的时候,就已经宽限了自己一年时间,用于超越自己第一个课题的思维框架。当时导师提醒过,说很多人做完第一个工作之后,就会滑翔一段时间,然后做一些修修补补的工作,第一个工作基本就是他们所能做出的最原创的东西了。

延期也有好处。我变得没那么焦虑着要立刻毕业,不至于测到一组数据就匆匆忙忙下结论。也才敢花五个月时间去重复最初测出的那套漂亮数据。最后发现跟我料想有出入的地方,给我要propose的东西,添加了一个额外的边界条件。虽然延期吧,但我还是扛下来了,做了一个我认可的工作,而且自认为又指出了一头房间里的大象。所有让我痛不欲生的东西,只要没把我搞死,都会让我变得更强,最后成为我骄傲的资本。就这么熬到了现在。

不仅学习、科研需要放长眼光,创业这种事情,似乎更加急不得。试想下,若是一家公司以三年为期,要实现盈利,中间过程它就不能出任何差错。这可能会使公司承受不必要的压力,不仅更容易出错,而且还会错失很多机会。据说罗辑思维一开始,就以十年为期。那它就可以一直做各种尝试,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犯各种错,可以允许暂时的倒退。毕竟不必争一朝一夕,最后探索出了它现在的知识服务的模式。

个人情绪也是一样,总会有周期性的情绪低落。人容易对抑郁的情绪过度反应,一旦不开心就会觉得生活很没意思,人生没有意义,完全忘了之前开心的日子(虽然开心也不见得能给生活赋予意义)。若是能放长时间看,看看自己一个星期以来,是沮丧时间多还是开心时间多点;或者从一个月的跨度看,看这个月比上个月,自己是开心多了点呢,还是抑郁多了点。也许就能不被暂时的抑郁情绪控制了自己。

这需要我们养成记日记的习惯。每天记录几句就好,一个星期之后翻翻看,一个月之后再翻翻看,就会知道,其实生活也不是那么糟糕。不要相信自己的记忆力。开心的时候,人不会思考人生;只有痛苦的时候,才会反思。是每次不开心,所以会反思生活;而不是每次反思生活,就发现自己不开心,然后就判断,生活好没意思呀。若是有记录,翻翻看就会发现,虽然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但日记上明明记了很多开心事(可以故意只记开心的事;或者故意每天做些开心事,以便有得记)。

从一个较长的时间跨度看,也许能缓和一下焦虑和抑郁的情绪。让自己从容学习、科研。情绪低落的时候,也能知道这是非常态;或者说,偶尔的抑郁情绪,是常态,而不会被这种绝望的情绪击垮自己。抑郁是大家同时遇到的,不同的是每个人的应对方式。

2017/3/19,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