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会与义务

上周听白先勇的讲座,提问环节,他看上去像是答非所问。

他说学文学没用,但能陶冶情操,这很重要。别人提问,能否分享下他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哪些关键选择是受了自己所读文学作品的影响。他回答说,自己小时候很自我很敏感,为一点小事就会忧愁半天,看多了书之后,心胸就开阔很多,发现原来还有人那样看待人生。

他称红楼梦是本奇书,不仅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都算得上是第一书。有同学主修外国文学,问他能否列举几本外国书,在外国文学名著中的地位就如红楼梦在中国的地位一般。他说他很喜欢俄国的作家,契诃夫,列夫托尔斯泰等等。

同学问他在全世界推广昆曲过程中,是否为了适应其他国家观众的文化背景,对剧本做了相应的修改,能否举例说说。他说当然做了修改,一定要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审美,青春版牡丹亭的目标观众就是在校大学生。

不知是我理解有偏差还是如何,总觉得他说了一些东西,但似乎都没答到点子上。但提问的同学还是很真诚地感谢了他的回答。我也心平气和地听着,没有因为他答非所问而不爽。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会被这种答非所问的情况“激怒”,觉得这是在浪费听众的时间。这次我能心平气和,不是因为对方是白先勇,而是因为我想通了一件事,一件也许是“显然如此”的事:对方没有义务解答我的困惑。

虽然他是主讲嘉宾,但他其实并没有义务要回答听众的问题。提问,这是听众可以向演讲者发问的一次机会;对演讲者来说,也是他可以再次阐释自己观点的机会。对双方,这都是机会,而不是义务。听众没有义务要提问,演讲者也没有义务要知无不言倾囊相授。若是听众有兴趣提问,演讲者要抓住机会,多表达一次自己的观点;若是演讲者回答提问,听众也要抓住机会,多学点东西。而不是,面对一个蠢问题,演讲者气愤;面对答非所问,听众不满。

想明白了这件事情,我也就能性平气和面对那些曾经让我言辞激动的事了,而且变得更加积极做事。

比如,看别人写的文章、听那些经验之谈。以往我是一旦找到一点漏洞,就全盘否认,觉得对方错洞百出,好为人师,误人子弟。于是我就可以心安理得维持自己固有的观点。一方面我觉得这是我拥有批判性思维,另一方面我会觉得那些高手,也不见得总是对的。但实际的效果是,我基本上一无所获。即便知道了对方是如何做事的,也是然并卵。因为我纠结于对方逻辑上是否完备,而不是看具体事情以及事实上是否可行。我纠了话术,忘了行动。

当意识到对方没有义务要说服我,更没有义务要鼓动我去行动,我对待那些文章和经验之谈的态度就立刻改变了。无论同不同意作者的说法,其实对方没有任何损失,因为作者已经完成了他的工作,他已经写完了文章,说出了他想说的话,也已经给出了他的建议。若是有损失的话,也是发生在我这里,因为我花时间看了对方的文章,除了气愤那是垃圾,一无所获。

这样想问题,我就变的更愿意去看对方说了什么有启发的话,而不是看话中有多少漏洞。尤其是对方的经验之谈,即使是个个例,我也多听听,多想想其中的合理性。而不是像以往一样,随便找个反例或者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一无所获,还洋洋自得。

想明白了作者没有义务要让我懂得某些道理,我也就能心平气和面对别人对我的不理解了。以往我会很愿意跟人说我的观点,还非要把人说服不可。现在嘛,别人主动找我讨论,我就说我的观点,对方要是认为不对,那就不对好了。要是我觉得对方的想法在某些具体事务上“优于”我的想法,我立刻改变自己的想法。若是对方固执己见,我也懒得说了,反正我没有义务要说服他,我只是说出我的观点,别人爱信不信。

以前我很喜欢向人推荐一下锤子手机,还带演示,非要让人玩玩我的手机不可。现在,我默默用着就好了。别人问最近的锤子手机有什么新功能,我也只是随口说下,不带演示,更别想玩我的手机。我因为T1的电池问题换了苹果,没用几个月,M1发布后就立刻换回了锤子手机。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就当我不识货好了,不重要。

我还会推荐耳机给别人,觉得换个好耳机能迅速提升自己听音乐的体验,还给人分析得头头是道。觉得,即便是不常听音乐,也觉得一两次的好体验,也比用一般的耳机好很多。昨天有同学问我的锤子订制的Fiil耳机如何,我说挺不错,性价比很高。有同学揶揄一句,说听听看,看能否听出区别。可能以往我喜欢推销东西吧,以为我这能勾引起我推销的冲动。结果我只是说了句,分不出来。不多说一句。我不觉得需要抓住机会卖弄一下我对耳机的理解,更没有义务要说服对方一个好耳机的价值。

想明白了“机会”跟“义务”的区别之后,我就能积极听取别人的意见,也能心平气和面对别人的不以为然了。看得到APP的专栏,就不再是随便找个反例,抓到作者的一个漏洞,就开开心心然并卵,而是非得学到点东西不可。至于里面的漏洞,能看到,只是入门级别的能力,但能从中学到东西,这才是真本事。当我说出自己的观点,推荐一些东西,别人不以为然的神情,再也无法激发我要去劝说对方的冲动,心平气和,我没义务要去说服任何人。

很多人早就想明白了“别人没有义务善待我们”这个道理,我是后知后觉,而且非得要用同一套标准是约束自己的行为。

2017/4/3,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