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君马者道旁儿

我读高三那会,自由时间十分宝贵,每星期只放周日一天假。一次因为端午节放假,连着竟然有三天假期,破天荒。本来很高兴的事,但是班主任临时通知,说有个全市范围的理科竞赛,包括物理、数学、化学三个学科,每个高中都派出一个重点班参加。也就是说,我所在的班全部同学这三天的假期蒸发了一半。

我是年级前十的水平,偶尔还有能力争个第一,既然是全市竞赛,也可以试试自己的水平,想下也就好受点了。但是我一个好朋友就倒霉了,因为这个竞赛而不能连放三天假。她是个好学生,但是,按她的水平基本上是不可能拿奖的。看她竟然很开心的跟着大家一起参加这一天半的考试,我就有点难过了。我不知道她是否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拿奖这件事,但我当时就想,要是我处于那种境地,明知道自己不能拿奖,我是会“罢考”的。平时已经考得足够多次了,都是常规训练一般,不差这次,更何况它还耽误我的三天假期。

不是说我就一定能拿到什么名次,而是说,按照我的水平,若是我们高中数一数二的考试高手都无法在这次竞赛中搏得一两个名次,那我们整个高中就废了,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是全市竞赛,又不是全国。而我朋友在整个重点班里面是平均水平,不可能我们高中重点班半数以上的人(20人)都拿到名次的。所以我觉得我同学被坑了,好端端被拉去搞什么竞赛,明知没有胜算,还要浪费一天半的时间,还不如找点有趣的事做做,好好消磨这个难得的三天假期。我不排除有小概率事件出现,但是后来的竞赛结果证实,这件事没发生。我拿了一个第三名,她没有拿到什么名次,连个鼓励奖也没有,(在我看来)白白浪费了一天半时间。

这种竞赛项目,本来就是为了赢,而赢是少数人的事。它跟高考不一样,高考这种测试,会把学生分出很多层,考得再差都有回报,可以进入不同的大学,算是自己辛苦几年的奖励。但是竞赛不同,无论它的初衷是什么,从效果上看就是只有一二三名这些奖项,大部分人都是旁观者,没有机会拿奖。就如奥运会一样,每个运动员都拼尽全力,但奖牌就那么几个,拿不到奖牌,竞技水平再高也是枉然。

不是说每个活动都要争名夺利,都要排个序发个奖状。热爱运动、喜欢跑步,就不必非得参加马拉松拿个名次。喜欢打篮球,时不时一群小伙伴出来切磋下,汗畅淋漓,也很开心,不必非得排出个一二三名发个奖杯。若真是马拉松比赛,那就必须有个名次奖牌什么的;要是NBA,就得有个冠军。可以不参加比赛,可以在旁边鼓掌;但若要参赛,就不能淡泊名利地说我就是喜欢这项运动,重在参与,不在乎名次。不同的活动,有不同的游戏规则。不喜欢比个高低就不要参赛,英雄路过,我们在旁边鼓掌就好。不必一方面羡慕,想自己去做个主角,一方面又不愿意承担战死沙场的风险。

即使现在,我依然认定我高三时的想法是对的。不能否认小概率事件会发生,但前提是样本要足够大。站在我的高中的立场,校方当然想拉很多人去参加比赛,若考卷免费,开考场不需要电费,监考老师不用加班费,那它恨不得全部学生都参加比赛,保不准就有黑马出现,给学校赢得名次。对于我个人,我还不敢把希望寄托在自己是黑马这件事上。

这种思路也同样适用于搞科研。国家、全社会都要热情呼吁,给科研人员致以最高的敬意,鼓励越来越多的人才加入科研的行列,越多人才的加入,就越有可能做出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的成果。科研就如任何一个行业一样,需要大量的人才。作为纳税人,我们只要关心那1%有价值的成果就好,而不用纠结于那99%的浪费。但作为一个从事科研的个体,我觉得科研不是闹着玩的,而是全球争第一。若是要加入这场游戏,那就得遵守游戏规则,否则就被淘汰出局。若是抱着玩玩的态度,旁观就好了,英雄路过,我负责鼓掌。我经常去听大牛的报告,即使跟我的课题无关也要去瞻仰一下高手的风采,并热烈鼓掌,感谢他给我带来一场思想的盛宴。

作为吃瓜群众,我们一定要热情呼吁科研人员全心全意搞科研,努力拿个诺贝尔奖,为啥啥啥争光。比如当初我那高中,鼓励大家好好竞赛,为学校争光。一定要营造一种氛围,让被迫留下参加竞赛的同学觉得,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的,学习好的人才有这个机会。科研也不是谁想搞就能搞的,那是聪明人的游戏,一定要让搞科研的人觉得自己很厉害。它还是一件需要耐得住寂寞的事,耐得住寂寞是一种优秀的品质,要让科研人员为自己拥有这种品质感到骄傲。不要跟他们谈钱,要谈理想谈学术追求,科研就不是为了钱,谈钱多俗气呀……总之,作为旁观者就秉承“不得务虚名而处实祸”的原则,但是,作为真正从事科研的个体,我还是不得不自私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小算盘。

2017/1/16, Mon

It’s also good to remember that professional mathematics is not a sport (in sharp contrast to mathematics competitions). The objective in mathematics is not to obtain the highest ranking, the highest “score”, or the highest number of prizes and awards; instead, it is to increase understanding of mathematics (both for yourself, and for your colleagues and students), and to contribute to its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s. For these tasks, mathematics needs all the good people it can get.

Terence Tao, Does one have to be a genius to do math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