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善假于物

高中物理学过一个杠杆原理,阿基米德说,给他一个支点,他可以用杠杆翘起地球。借助外力,使用杠杆,做事的效率可以成倍地放大,所谓事半功倍:时间效用*杠杆率=产出。借助外力的本质就是用杠杆,将自己的单位时间收益放大。可以借的外力包括钱、时间、人际关系。

曾几何时,一般的货币基金都有4%的收益率。若一个人的月消费是1万,那他只需要300万的存款就可以算是财务自由了(12W/0.04=300W),因为他不再需要为了维持生活必须,而出卖自己的时间。政治不正确地算,人各有价,1W的月收入,对应的货币价值就是300W。将一个人放到某个公司的某个职位努力工作一个月,所获的货币收益(不算维持生存所必须的支出),等价于把300W拿去购买货币基金所获的货币收益。

投资收益算的是百分比,而实际消费按绝对值结算。

完全有可能,通过借贷资金去投资,挣取投资收益差,实现财务自由。好比从某处贷款,支付4%的利息,在另一处投资办实业,挣取8%的收益,中间4%的差额就是利用钱这种杠杆所获得收益。找银行贷款做实业,是这种方式。

在只有少量钱的情况下,也可以购买那些加杠杆的股票,提高收益率。比如Triple-leveraged FANG ETNs,它是Facebook, Apple, Amazon, Netflix 和 Google 的组合指数资金,但它加了三倍杠杆。也就是说,这些股票的组合资金涨幅1%时,那购买者将获得三倍涨幅,也就是3%的收益。反之亦然,跌幅为1%时,购买者的损失也加3倍杠杆,跌3%。这样就可以通过三倍杠杆,用有限的资金获得更多的收益,也对应要承受更大的风险。

时间

时间也可以加杠杆。比如购买高手的时间,多快好省地解决工作难题,或快速提高自己的认知。比如对自己现在的时间加杠杆,用现在的高强度工作五年,换未来的清闲五十年。

在工作中,付费请高手做事。若是自己做一件事需要10个小时,而高手只需要1个小时,我们的时间工资是10薪,高手的时间的工资是50薪,同一件事我们自己做需要100时薪,而请高手解决问题,只需要支付50时薪。不考虑自己想在这件事上获得的成长,考虑到高手无形中避免了新手可能会碰到的很多坑(技术债),应该花钱购买高手的时间解决问题。

至于自己的学习,也可以众筹高手的时间。比如薛兆丰经济学课程,全年单价199元,现在是三十七万人订阅,我们支付的是三十七万分之一的货币,而薛老师却为0.37亿人民币的收益付出时间(按100RMB/人 * 370,000人算,是0.37亿)。我们每天十分钟的学习内容,薛老师完全有意愿花10个小时去准备。在可以众筹的年代,完全可以花点小钱,请个大牛,深入浅出地学点地道的学问。

这么看,去培训机构、上大学,也算是众筹讲师、教授的时间。只是局限于课堂的大小,每个人支付的费用不是两百,而是几千上万的学费;讲师的收益也不是千万,而是几百上千的课时费。这无形中降低了高手上讲台的意愿。知识付费,付的是获取知识的途径的费用,知识本身是免费的(纳税人已经支付了研究经费)。老师讲的是教材的内容,但学生要付学费;某些知识付费平台,并不制造新知识,而是提供知识服务,收取服务费。

至于工作,有些人用一年的工作经验干了十年,拿稳定收入。有些人,加入创业公司,每天面对新难题、学习新东西,工作压力大,收入还不稳定,甚至是朝不保夕。但若是跟对了老板,入对了行,把创业公司做成,立刻就财务自由了。除了高风险与高回报的逻辑之外,《黑客与画家》从时间效率的角度给过一个说法:

从经济学观点看,你可以把创业想象成一个压缩过程,你的所有工作年份被压缩成了短短几年。你不再是低强度地工作四十年,而是以极限强度工作四年。在高技术领域,这种压缩的回报尤其丰厚,工作效率越高,额外报酬就越高。

下面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说明这个经济学命题。如果你是一个20多岁的优秀黑客,每年的薪水大约是8万美元。这意味着,平均来看,你必须每年至少为公司带来8万美元利润,这样才能保证公司没有亏钱。但是,你的真正工作时间其实可以是公司上班时间的2倍,如果你全神贯注,每小时的产出可以提高3倍。如果再把大公司里令人讨厌的中间管理层除去(他们经常以主管的身份妨碍你的工作),你的效率可以再提高2倍。还有一个可以提高效率的地方:你不用再完成强行指派给你的工作,尽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做出最能发挥你聪明才智的成果。假定这会把工作效率再增加三倍。将这些因子放在一起做乘法,你的工作效率将是在公司时的36倍。如果一个优秀黑客在大公司里的身价是每年8万美元,那么一个勤奋工作、摆脱杂事干扰的聪明黑客,他的工作相当于每年新创造300万美元的价值。

创业公司不是变魔术。它们无法改变创造财富的法则,它们只是代表了财富创造曲线远端上的一点。这里有一个守恒定律:如果你想赚100万美元,就不得不忍受相当于100万美元的痛苦。比如,你终生为邮政局工作,省下每一分工资,那也是赚到100万美元的一种方法。可是,不难想象为邮政局工作50年是何等漫长的压力。创业公司将你所有的压力压缩到三四年。承受较大的压力通常会为你带来额外的报酬,但是你还是无法逃避基本的守恒定律。如果创业那么轻松,那么所有人就都去创业了。

人际关系

除了钱和时间,人际关系也是一种可以借用的外力。也可以说,虽然是钱和时间的问题,但最终都是人的问题。这里说一个来自《金融的智慧》( The Wisdom of Finance )的观点:人际关系就如金融一样,也可以加杠杆。

金融投资加杠杆,让输赢的效果翻倍,用更强的约束换取更大的收益。人际关系、人生承诺与牵挂也一样。人没有羁绊、不承担更多责任,就好比公司不用杠杆,它无法充分展开。相反,若人际关系中全是责任,就好比公司全是负债,它迷失自我。

金融有投资多元组合理论,避免All In。人际交往,也有人际关系的多元化需求,有所谓“贝塔关系”的说法:

一、高贝塔关系。波动剧烈,相当于加了杠杆。或者是锦上添花,或者雪上加霜、落井下石。

二、低贝塔关系。无论你境遇如何,他自岿然不动。类似于,君子之交淡如水。

三、负贝塔关系。雪中送炭型。你飞黄腾达时他不在,你身处逆境时他出现。

负贝塔资产可以说是投资界的圣杯(Holy Grail),负贝塔关系也是我们最可仰仗的勇气来源,它是我们的家人。

人际关系,并非都要去“利用”,但总得要分清,什么是资产,什么是负债。并非不要负债,恰恰相反,它就如杠杆一样。用杠杆,让生命的小舟有些沉重的东西,担起责任,充分展开自己的价值。不用杠杆,则可以清风朗月。

2019/2/2,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