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不买房

大舅妈问我毕业后打算去哪里工作之后,立刻建议我要着手买房子的事。我吱吱唔唔说不清楚,最后只好说没钱,一下子拿不出几十万交首付,所以不买房。

不买房,首先是因为没有投资房产的钱。我不知道具体数据,但听闻某些公司濒临破产,卖出一两套房子,又可以活多两年。房价每年疯涨,比投资任何领域回报率都高。有戏称,创业还不如去买房。网上大部分呼声房价过高的,要么就是少部分没有房子的人,要么就是靠发表评论吃饭的人。真正有房子的大多数人,都盼着房价一直猛涨,而这种声音是不会出现在网络上的。从投资角度看,我大概会同意,买房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我并没有研究过这些东西。

但是前提得我有这几十万的闲钱,才能付首付,我得有每个月固定的存款,才能月付。目前我是做不到这点的,所以我不买房。比如说,根据各种消息,很确定某只股票从长期看一定会大涨,我也不打算借钱去购买那支股票,盼着转手大赚一笔;同样,我也不会借钱去买房再转售。从房子的投资价值上看,这是我不借钱做投资的个人选择,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说有房子毕竟有个属于自己的地方,一天劳累之后,想到有个自己的家就会很温馨,有安全感。这是觉得,房子不是家,有家人的地方才是家,而无论房子是不是自己的。更何况现在流行共享经济,不强调拥有,只在乎随时可进入可使用。房子共享是Airbnb,汽车共享是uber滴滴,自行车共享是摩拜ofo。拥有房子的使用权就足够了,不必在乎它是一年还是70年,何必为了所有权花大价钱。在一个法制社会,即使一年使用权,那也是你的私人领地,任何人也不能非法进入;在一个共产社会,70年使用权那也不是私人领地,随便一个借口都可以让房产归于国有。

我也不觉得房子能给我安全感,反倒是一台all in one的笔记本电脑能给我安全感。我曾经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回寝室,一想到我的全部实验数据,全部私人资料,都在这块电脑硬盘上,而它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可以随时调用,我就充满了安全感。我的桌面电脑,随时外挂着一个备份硬盘,一星期备份一次,我的笔记本电脑也有个备份硬盘,每个月备份一次,这些就足够让我感觉到安全了。

我甚至都不太喜欢买纸质书了,不方便携带,没地方放置。一个kindle就已经是我的一个移动图书馆了。一本电子书从几百K到十几M不等,一个kindle有3G可用空间,一个kindle能装下数千本电子书。电子书还普遍十分便宜,几块钱甚至几毛钱就可以买到;更别说无处不在的盗版资源,简直可以说是免费的。而一本平装的纸质图书,算210 x 144 x 14 mm^3吧,0.4KG/本,一千本密堆积,是2.1×1.44×0.14m^3,0.4吨重,少说也要1平方米面积存放吧,一平方米住房面积,可能就要几万块了。即使最贵的kindle,也才2399RMB,比一本书还小还轻,可以随身携带。

讲到搬家的麻烦,它跟是否拥有现住房子的所有权无关,跟自己要搬的行李总量有关。无论现在住的房子是否属于自己,一旦要搬大量行李,就会很麻烦,对那些以占有物质总量来衡量生活质量的人来说,尤其麻烦。特别是0.4吨重的书,还是电子版图书好。至于说自己房子不会被房东赶,搞得好像租房子会被房东赶一样。这是一个市场经济时代,公平交易,被赶最常见的理由无非就是房东要涨房价,租客不愿意付高房租。要是你付的房租总能达到市价,或者高于市价,房东笨才会跟钱过意不去,要赶人走。自己房子不会被赶,那是因为自己已经自动支付了高于市价的租金给自己(因为别人出高价,你也不出租嘛)。看看租售比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以上说的都是鬼扯,根本理由是我妹子说房子不能给她安全感,我就刚好可以理直气壮说不买房,把注意力放到她在意我也乐意的地方去。

其实买房子这种问题,真的简单到不行,就是钱的问题。要么有钱,买个房子,要么没钱,不买房子(都根本不用考虑划不划算的问题)。剩下的情况就是,当你有那么一点钱,还够不着房子的时候,要不要剥削一下自己的生活质量,或者说为了提高一点生活质量,努力买个房子。对于生活质量约等于房子的人来说,显然要买房的;对于我这种抱着一台电脑就有安全感,还有个不缺安全感的妹子的人,大可不必为买房子的事担心。

我妈担心我不买房,生活、工作会没有动力,那是因为她还没意识到我已经“读书读坏脑子”了,可以无事忙还充满意义感。我大舅妈说买房、结婚、生小孩,是一般人都要走的路,她自己还因为要带孙女,申请提前退休。我赶紧说,对呀对呀,小孩多麻烦呀,不生了。她们听后吓坏了,一个说怎么能这么说呢,一个说要传宗接代。我只好同情我妈生了我这个不孝子。还好我弟已经给她生了个孙子,她宝贵的血脉算是传下去了,不然我得承受多大压力呀。

2017/1/31, Tue

这个“逼人”买房、生小孩的社会,跟鲁迅那个“吃人”的社会,有啥区别?我这种“自私”到不懂得关心别人的人,竟然已经以小人之心度人,把那些“为了我好”的金玉良言当成了对我的骚扰。还是喜欢香港,那里没有人“关心我过得是否开心”,只在乎我是否有“使用价值”,能不能做成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