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知识分子

刚参加了一整天关于血压测量的研讨会(Symposium on Better Self-management of Blood Pressure, The Global Engagement of May-Measurement Month),其中的一些破事让我十分倒胃口。

有个位教授介绍现有无创连续血压监测的方法,提到一个柔性超声传感器,贴在皮肤上就可以测到内血管血压。我早就知道这种文章,也知道这种东西不靠谱。但是这次听这样一位,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兴致盎然地向听众介绍这种传感器的时候,我实在感到恶心。拿脑子想想吧,贴在手指关节,测血压,你当人傻子呀?

他介绍其它一些APP能够调用手机摄像头,测量PPG信号,算出血压的时候,不忘强调一下,自己跟这家公司没有利益关系,台下听众也是开心一笑,听他继续扯淡。他这个意思是不是说,自己跟这家公司没有利益关系,所以万一这个APP测不准,也跟自己无关?自己说的话,是完全不负责的,出了问题不要找他?这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说,这是自己投资的公司,就是有利益关系,但是技术靠谱,出了问题找他。

这种无需负责的瞎扯淡,跟喜欢给人分享一些治病偏方、养生文章的人,有啥区别?别人听了,真实践了,有好的效果,那自然就是他推荐文章的功劳,你就要欠他一个人情;若是拿自己的身体当小白鼠试过之后,无效且有害,那不关他的事,文章又不是他写的,他也没有说一定有效。你做的好,是他举荐有功,你损失了,那你自己承担责任。聚光灯台上西装革履,台下其乐融融,面对如此廉价的高谈阔论,我如坐针毡。难道技术跟偏方,在这些人眼里,真的没有区别吗?

这不禁让我想起近期看的书,《不对称陷阱(Skin in the game, Hidden asymmetries in daily life)》 ,整本书充满智慧的勇气,看完之后,总算放心了,不是我的问题,而是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决定了他们的思维方式,就这点出息。里面有一章特别有意思,白痴知识分子(Intellectual Yet Idiot, IYI)。

还有个人,一杂志主编,一上来就先撇清关系,介绍自己是研究基因的,不懂血压这回事。然而报告的题目却是,Digital Health for Blood Pressure Measurement,讲了半个小时,就是给自己的杂志卖广告,浪费听众的时间。千万千万不要问这些靠嘴(他们觉得自己是靠脑袋,靠创造力)吃饭的人,你问他们什么问题,即便不懂,他也能给你瞎逼逼出个一二三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完全不懂血压,还敢给你讲半个小时的Keynote Speech。至于他们说的是否靠谱,你听了之后若真当真去实践,出了问题,他们一概不负责。

2019/5/31,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