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进不已

很早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如果兔子拼命奔跑,乌龟该怎么办?》,分析了这样一个问题,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达到某个水平,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努力的极限只是别人的起点,这时候该怎么办。这种问题,基本无解,只能重新定义问题。基本的解决方案是:乌龟不要跟兔子比赛跑;乌龟只管跟自己比,今天比昨天更开心,更健康,更厉害……就好;兔子存在的价值不是给乌龟做目标,而是让乌龟知道世界有多大,让乌龟开眼界,不是给乌龟添堵的。

吴军的硅谷来信050《这个世界没有欠你什么》中也谈到这个问题。很多读者说自己出身社会底层,虽然努力进取,还是比不过那些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人,觉得前途渺茫,问他该如何逆袭,并流露出对社会不公的各种不满。吴分析说,这个世界从来就是分层的,过去没太觉得,只是因为没有现在信息这么流通。总体说来,现在的底层人比过去生活好很多了。吴假定说这个世界金字塔从顶到底,一共分100层,金字塔顶是1层,底是100层。一个人一辈子能往上挤进几层就不错了,不要期望一辈子能从80层上升到前十层。处于70层的人比起69层的人,无论是出生、天分、还是颜值的原因处于劣势。若是他跟69层的人一样努力,很可能就留在70层,或者掉到71层,因为后面的人可能更努力,会逆袭。身处70层的人可能需要100%的努力,才能跟69层人80%的努力程度效果相当,却比不过处于10层人10%的努力效果。很多人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可能是只看到自己的努力,却看不到别人的努力。这个世界有个误解,总是觉得富二代官二代的水平很次。但实际上他们出生的环境好,他们的父母不见的会比常人家父母更不关心自己孩子的成长,反倒是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成长条件,从概率上讲,他们应该会水平更高。可能由于仇富心理,新闻也乐得报道官宦子弟堕落的新闻,所以让社会误解,拿他们中的败类做为总体水平的象征。(吴军这里的分层,可能是根据个人对社会贡献,或是个人从社会获得回报的角度看的,不必较真。)

我倒是早就承认这些无论是由于个人禀赋或是出身环境导致的差距,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公平。有些人天赋异禀,读书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我羡慕一下就得了。还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安慰下自己,比如正是因为自己不够聪明,所以书读得慢,一个简单问题可以让我思考好久,因此不至于觉得无聊。也是因为自己不聪明,所以懂得作为笨蛋的苦处。另外,若是父辈积累的财富学识,不能传递给下一代人,那对于父辈那一代中积极进取的人,不是同样不公平吗。

刚来CUHK的时候,我跟Prof. Zhao一聊之后就绝望了。她太聪明,我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她。有一段时间特没干劲,干什么事都觉得是闹着玩的,一想到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人看我就如大人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心里就发毛。后来想我明白一件事,假定她有100分才智,大概也只会用10分在我的课题上,我即使只有她五分之一的才智,但却是完整的20分用在自己的课题上。假定这些才智拥有无差别的生产力,那我也是有可能在自己的课题上超越Prof. Zhao的,更何况我还可以从cosupervisor那里获得外援。这样一想,我就觉得这个PhD读下来,还是有戏的,而不至于只是给Prof. Zhao打下手。论文答辩的时候,不至于看着台下Prof. Zhao会心的微笑,心里就发毛,因为我心里清清楚楚,这是她的成果,跟我无关。

后来实践的效果证明,是可以在自己做的课题上超越她的。我很少找她meeting,因为她太聪明了,我想一天才弄明白的问题,她可能半个小时就想清楚了。要是我辛辛苦苦得到的实验结果,自己没想清楚,拿去给她一看,她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那我不就成了打下手的人了嘛。所以,我总是在找她meeting之前,把能想到的问题,她可能会问的问题,全都提前想好。而且还要把全部可能又不确定的方案,实验一遍。等meeting的时候,她看数据,提出一个想法说可以试试,我就可以轻松应对,说已经试过了,不行,因为什么什么原因,所以那个想法不靠谱。她再提一个想法,我立刻又说,不行,我想过了,因为什么什么原因,所以不靠谱。这样几个轮回下来,她就会意识到,其实我还是挺用心做自己的课题的。若是我选用一种方案,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有心情,就过问下,没心情,就连原因也懒得听,我爱买什么试剂什么仪器,只要不太过分贵,她都会同意。想我刚来那会,打印一个transparent mask都要她过问,后来我买几万块的选通卡,本来准备好的一堆理由,她听都没听,就让买了。(当然,很可能只是她有钱了,或者她对所有senior PhD都这么放任自流。但我总是愿意归因到自己努力的效果。)

有学妹说实验进展不好,测出的数据连professor都解释不了。我就安慰说,那太好了,你的机会来了。若是没在第一线做实验的professor能轻松解释,那很可能是你做的这个东西没新意,已经有成熟的知识体系可以解释了。反倒是professor解释不了的东西,你的机会就来了,你就有可能超越professor。其实当初我挑选柔性电子课题的原因之一,就是professor没做过。因为她没做过,相对来说,我更容易能超过她。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别人说的弯道超车,但对我而言,这是自己践行过的,有可能在某个具体的课题上超过聪明人的捷径。

最近开始写订阅号,才知道自己水平有多差。平时巧舌如簧,对什么事,都好像有自己一套看法。真写起来才发现,很多的想法都是不成体系的碎碎念,斗嘴还可以,真要系统论述起来就捉襟见肘了。罗振宇找万维刚商量每天更新《精英日课》时,本来怕万不答应,日更压力太大了。万翻了翻自己的日记本,说没问题,自己的存货,还够用两年多。以前听这段子不明觉厉,现在我真自己写东西,才知道万有多厉害。

想我自己出身于一个小乡村,没见过什么世面,很容易会高估努力的价值,从来都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眼里,努力根本不值一文。却因祸得福,保留了无知者无畏的心态,让我能一直相信努力的价值。Prof. Zhao是我遇到的第一个高手,但是,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找到了“作弊”的方法,可以用时间弥补才智的不足,提前用多倍的时间思考好各种可能会碰到的问题,在跟她短兵相接的时候,可以凭借自己的提前准备,PK她快如闪电的思维。当然,这仅限于自己研究的那个狭小的领域,其它方面,我是不会不自量力跟她PK的。

也许,龟兔赛跑的故事并非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在一个很具体的事务上,经济学的比较优势理论解释得了,即便乌龟也有可取之处。也许在赛跑这件事上,乌龟是比不过兔子的,但是乌龟也能找到它自己的生存策略。即便比尔盖茨在写代码、做research,做饭各个领域都天赋异禀,但他只会选择自己最擅长的写代码,而我即便任何方面都PK不过他,也可以搞下research。

2016最后一天,以王烁在大学问发刊词的一句话开始新的旅程:世事无常,精进不已,是惟一靠谱的人生策略。

2016/12/31,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