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人的春节

昨天去佛山看望外婆,给她祝寿。我总是很喜欢听她唠叨,因为她凡事总看积极面,能把一地鸡毛的生活过得很有盼头。其实她说的家里长家里短,我完全没兴趣。她说的哪个表弟学习怎样了,成绩班里排名到哪里了,再努力就可以考上大学了,谁参加学校的交流活动了,去哪里玩了……也许是我在外面见多了这些事,也就见怪不怪;或者我太缺少参与感,没觉得再小的成绩也是身边的人取得的;或者我总是悲观的……

我看professor去present,也总说课题进展多么好,实验控制多么精准,器件多么超工业标准。我的cosupervisor也总是说我做得已经不错了,即使我自己都觉得做得很一般。她甚至会说我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搞得我也有点迷糊,不确定她是说真的还是为了鼓励我。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天性悲观。看所接触的科研圈,看那些有的没的paper,总是无比消极的,觉得都在浪费时间。有时候看着别人的paper,就会忍不住臭骂,TMD,我的时间就这么浪费来对付这些垃圾了,哪有时间做正经事,然后踢桌子,戳草稿纸。但说到我自己的压力传感器,却能满腔怒火地批判别人的paper是垃圾的同时,又不失热情地自我炫耀,说自己的paper又将揭示一头“房间里的大象”。

可能我只是需要一个“敌人”作为靶子吧。我外婆,我的教授,她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生活不需要敌人,过好自己的日子,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很开心;而我必须要打败一个敌人,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最后的效果就是,她们专注于自己的生活,我却让吐槽消耗了大量的时间。

昨天一顿午饭,从一点开始吃到五点,几个舅舅围着大圆桌来回敬酒,我醒目地躲一旁拍照,硬是滴酒不沾。敬酒的时候,故意让人看到我把茶往酒杯里倒,毫不避讳地说自己不能喝酒,不惜翻脸,硬是没喝酒。八九点吃晚饭,完了之后他们又是喝酒。晚上十二点才去酒店,一点多才入睡,今天不到八点就起床了。然后有一搭没一搭闲聊,我竟然跟他们讨论起我这代人跟他们的不同,说他们以家族为单位活动,我们以个人为单位做事……

下午去祖庙逛,人山人海。大舅为了拍一张背景没闲杂人的照片,硬是等了二十多分钟。一路闲逛,逛着逛着,我又悲观起来,不过看他们那么开心,也就默默地尾随了,偶尔帮拍拍照。看完舞狮就出来了。

昨天早晨八点去佛山,今天下午六点回到家,一共34小时,其中路上往返时间五个半小时。也就昨天午饭后到晚饭这段时间,我躲在外婆房间看了几页书,晚上睡了7个小时。除了陪外婆聊天,跟舅舅们讨论现在的社会问题,其他时间,我都感觉无聊、头痛,完全不知道在干嘛,可能又是因为缺“对手”吧,现在还头痛。

2017/1/30,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