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理想一点时间

很多时候,即使自己对正在做的事有兴趣,但因为对它抱有不恰当的预期,当效果不如自己预期的时候,就产生了动摇。一旦信念动摇,就更难集中精力认真做事,最后自证预言,认为自己并不喜欢这件事。

这个预期主要集中在对时间的错误感知上。人容易高估自己一天所能做的事,又容易低估自己一年时间所能做的事,也太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我高中每年寒暑假,都会跟所有积极上进的好学生一样,给自己的假期安排很多的任务,带回家很多书,打算温习。一般都是刚开始干劲十足,没过几天就玩乐优先了。然而很多事,都是需要长时间坚持才能做好的,单凭开始的一股热情事不够的。在坚持做事的前提下,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抱有恰当的预期,不同的技能有不同的增长方式,有对数型的和指数型的。

比如体育运动,健身,减肥,初期效果明显,越到后来进步越难,到专业运动员水平,无数的艰辛也许只换来一丁点的进步,边际效应递减,这是对数型的。有些增长是指数型的,比如大部分技术的进步,企业的成长,个人财富的增长。微观上事情在一个具体的时间内,又会是波浪状的。所以,当工作进展缓慢的时候,也许仅仅是因为自己处于那个缓慢成长期,这时候得耐住性子,好好工作,通过积累寻求突破,需要的是专注,而不是转移注意力到另外一条增长曲线上去,重复“没耐心”的历程,习得性无助。看看股票市场就能理解这种现象,长期看指数增涨,短时间内波动。

我觉得任何事情都要经历三个阶段,1鸟语花香,2满目苍夷,3云开见日。刚开始一切都是新鲜的,各种门外看热闹;真入行了,就发现到处是坑;若能熬过第二阶段,就可以云开见日了。有时候人对自己的工作表示各种无聊,那是因为处于第二阶段的满目苍夷。这时候若是引入一个新的爱好,那么对于这个刚接触的新爱好,处于鸟语花香的阶段,还在蜜月期,自然各种新鲜感。容易产生相见恨晚的感觉,觉得这才是真爱。对于自己的工作,已经有一定积累的,已经到了瓶颈期,一丁点的突破都需要十分的努力,而对于新爱好,之前根本没接触过这些东西,全新,一分努力就能制造出十分惊喜的幻觉。这时候最是需要耐心,需要耐心去突破工作的瓶颈,也需要耐心等待新爱好的新鲜劲过去。

人最先动摇的不是自己的目的或自己做事初衷,而是质疑自己的做事方法。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中说道:方法固然重要,但是比起“用功”来说,方法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要做成一件事,当然需要讲究策略和坚持,而坚持本身就是最重要的策略。他举学习英语为例,钟道隆先生用自己发明的“逆向法”(就是听写)学英语,一年成为高级翻译,很多学生也用该方法取得了成功;李阳用疯狂操练的方法练成一口漂亮的发音,征服大江南北的学生,很多人用他的方法提高了英语水平;新东方的俞敏洪提倡词根词缀背单词,帮助很多学生取得好成绩,但是李笑来自己的父亲,却对这种方法不待见。他们都用各自的方法学成了英语。李健身的时候,健身教练悄悄告诉他一个持握哑铃的练习方法,说自己就是靠这个小技巧练成了43厘米的臂围。然而李发现,另一个拥有45厘米臂围的教练,却不是用这种方法。李总结:

超出常人的臂围是这样练出来的:二头肌的常用练习动作只有那么三五个,每周专门针对二头肌练习一次,每次3个动作,每个动作至少要做5组,每组要重复做8至12次,哑铃的重量要计算到恰好再也做不动了为止,这样的练习要持续54周以上。至于如何握哑铃,关系并不大。最重要的只不过是——重复,不间断地重复,重复54周以上。

有一本书叫《给理想一点时间》,其实不好看,而且有点标题党的感觉,但就是因为这句话,我甚至在行李箱已经过载时,依然把它带来了CUHK。

2017/1/13,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