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代价

自由是指有选择权,为了获得自由的选择权,需要支付代价。对内是用原则约束自己的行为,习惯成自然;对外是承担选择的后果,独立面对风险。

遵循原则

孔子说,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是说,总算从孙子熬成大爷,位高权重,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为老不尊,没有规矩能约束自己。而是说,一切规矩都内化成习惯,习惯成自然。以前束手束脚的规矩、条条框框,虽然依旧在,但由于自己所作所为全都符合规矩,看起来就是从心所欲,再也不会违背规矩了。

无需等到七十岁,人可以主动给自己设立做事原则,形成习惯。当一个人习惯成自然地按原则做事时,也就自由了,从心所欲不逾矩。

《巨人的工具》里介绍过特种部队退役军人威林克的故事。他退役之后依旧保留了部队的纪律,每天早上4:45起床。虽然不会再上战场,但他总觉得有一天会面对敌人,需要自己带上冲锋枪手榴弹,与敌人交锋。每天早上一睡醒,他就问自己,我现在做什么,才能为那一时刻做好准备?然后他就起来了。威克林说早起能让他获得一种在心理上战胜了敌人的感觉。他的座右铭是“自律=自由”,为了获得真正的自由,就得给自己设一些限制。

早起的价值,在心不在事。举微信订阅号阅读不方便的例子。尤其是当阅读订阅号文章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信息,若是去看信息,那要回到原来所读文章的位置,很麻烦。但这种麻烦,是我们自找的。事实是,没有任何信息非得要立刻查看或回复。无论信息是谁发来的,都由我们自己决定是否要立刻查看,不是信息本身的问题,而是中断优先级的问题。要是发信息的人急着要立即反馈,他会打电话;要是我们很在乎某人的信息,是那个人重要而不是那条信息;若是我们自己急着看好不容易才等来的信息,是因为我们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心里很急很想知道结果。在心,不在事,是中断优先级的问题,不是信息本身的问题。这跟做事分心是同样的道理。若不是因为多动症等疾病导致无法集中注意力,那只要设个中断优先级,把当前所做的事设为最高优先级,并且执行“中断优先级原则”,习惯成自然,就不分心了。

承担风险

自由的选择权既体现于反求诸己的部分,也体现在对外承担风险。以公司为例。

一般公司要“驯化”雇员,主要办法是让雇员跟公司有利益攸关。公司给员工提供收入保障、养老保险、职业安全,甚至提供子女教育。给外派海外的员工给予高额补助,让他在当地过上远高于一般人的生活水准,住别墅、送小孩进国际学校。公司和雇员都知道,他拿的收入已经远超出他的能力。最重要的往往不是他拥有多少东西,而是他害怕失去什么东西。这就是“驯化”,也是换取“忠诚”需要支付的代价。公司通过雇佣关系,可以合法地“拥有”一个人。当雇员有低风险的好处,不用计较自己的工作值多少,不用直面市场的风险,不用愁吃了这顿没下顿。

以偏概全地泛泛而谈,任何公司,都是一部分雇员创造了远高于自己工资的价值,补贴另外一部分人。这部分人,因为工作性质、项目情况、市场需求等问题,没有或只创造了一丁点价值,却拿到了旱涝保收的工资。从这个角度看,公司算是一个保险机制。

公司替雇员遮挡了风险,雇员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代价是不自由。想要自由,你就得独自面对风险。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白给的。

比如“创业”。若是没有选择权,那干嘛创业呢?但创业的意思绝不是“你说了算”。甚至可能比当雇员更受约束,只是方式不一样。当雇员也许要受老板的气,同事的气,给什么任务做什么任务,不能挑肥拣瘦。但创业,需要跟各方打交道,一堆事,不仅有来自投资人、同事的约束,还要面对所有客户的“指手划脚”,更要直面市场的考验。

为了选择的自由,需要独自面对风险。那一个自由的人,可以选择逃避自由吗?

2019/2/9,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