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白先勇导赏红楼梦》

昨天下午去善衡书院饭堂听《白先勇导赏红楼梦》的讲座。五点开始的讲座,四点十五分开始入场,我和朋友三人大概四点二十分到现场,已经很多人了。排队进了善衡书院大堂,前几排位子,除了中间的嘉宾留座,都已经坐满了人。还好我们提前注册了,也来得早,不然即使进场了,也会没坐。

讲座内容并没有让我耳目一新,可能是因为我在豆瓣APP的豆瓣时间中听过《白先勇细说红楼梦》的前几期。也就提前了解了补天剩下的一块石头,放在青梗峰下,它是要完成比补天更艰巨的任务。青梗,谐音“情根”。这块石头生出了“情根”,要去滚滚红尘补“情天”。他是去“红尘”历劫,想要把人世间全部情都承担起来,连最后出家,也是披着红斗篷,他是带着红尘出家的,不是放下,而是担起。林黛玉是绛珠草转世,来红尘以泪报神瑛侍者(贾宝玉)的恩情。所以整天以泪洗脸,直到泪尽人亡。白先勇感慨,尘世间,为爱情所留下的泪水,也许真的比其他任何原因加起来的还多得多。

白先勇现在80岁,看过不少书之后,他终于敢说,《红楼梦》是天下第一奇书。曹雪芹在神话与现实之间穿梭来去自如,一点也不会让读者感觉到突兀。书中各种角色,蕴含着中国儒释道三家的对话。尤其是最后宝玉出家,对贾政四拜离去后,贾政意识到原来宝玉是来尘世历劫的,哄了贾老太太十九年,也就理解、原谅了宝玉之前的各种怪性情。这种理解,代表着儒家与佛道的对话与和解。

他建议大家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都可以读读红楼梦,每十年读一次,每次阅读,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他自己年轻的时候看的是宝玉、黛玉、宝钗的三角恋;当老师之后详细认真看后,才觉得它的博大精深;现在看,觉得它就是写尽了人间百态。

吴军在硅谷来信30《再议林黛玉》中也谈到过自己读红楼梦的经历。第一次读是在他高考复习期间,白天复习,晚上看红楼梦换换脑,高考完了,书也读完了。第一遍也是看爱情故事,对宝钗印象更好点。后来读过多次之后,对生活也有了深刻的理解后,才觉得林黛玉了不起的。宝钗是做人,黛玉是作诗,有时候人生需要一点作诗的态度。林黛玉是一个能让他哭出来的人。在文学作品中,他感到最凄惨、最难过的情节是三个人的死:黛玉之死、晴雯之死和《简爱》中简爱幼时的朋友海伦之死。

我初中第一次看红楼梦,高中重看过。初中没啥书看,《红楼梦》那么出名,就买来看了,也看爱情故事,觉得它的文笔特好。诚如白先勇说的,红楼梦是中国文化诗词歌赋方面的集大成者。我为宝玉出家,船上与父告别那段掉过眼泪。当时没想太多,就是觉得心里空得慌,难受。我当时特别喜欢袭人,觉得这么好一个女孩子;宝玉去袭人家看她那段,至今历历在目。高中有课外创新项目,可以选读课外书,当时选了读红楼梦,因为学课文《葫芦僧乱判葫芦案》,讲到红楼梦里的人名很有讲究,比如“英莲”是“应怜”,“贾雨村”是“假语村言”,“甄士隐”是“真事隐”。觉得特有意思,就去研究这个问题了。之后再也没有完整读过红楼梦。要把这次讲座当成一个契机,重新细看红楼梦。

白先勇在台湾大学讲过三个学期的红楼梦,累计一百多个小时,昨天的讲座才一个小时,自然不能细讲,所以题目是“导赏”。他推荐大家使用程乙本,认为后四十回精彩至极,不可能是第二作者续作的。

2017/3/28, Tu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