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自己打交道

人的大脑像是一个核壳结构,由内而外分别是脑干、边缘系统、新皮层。脑干是最古脑的系统,管本能;边缘系统是情绪脑;新皮层是理性脑。

《精神问题有什么可笑的》图书截图

其中情绪脑和理性脑无法同时工作。当人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就无法静下心来做需要消耗大量脑力的工作。尤其是有烦心事的时候,简直无法工作,感觉脑子就是一团浆糊。若是这时候简单调用一下理性脑,比如做些简单的算术题,比如看点简单的图书,就可以有效的缓解情绪给自己带来的困扰。表面上看是因为转移注意力,实际上是因为理性脑的运行抑制了情绪脑的活跃度。

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的确不适合高强度工作,因为情绪脑的活跃遏制了理性脑。但是轻度工作,却能渐渐遏制情绪脑的活跃度,缓解情绪对自己的影响。

若是情绪波动很大,出现负面情绪的时候,没有意识到我们其实是被自己的情绪脑(边缘系统)控制了,就会觉得整个世界一团糟。若是能意识到自己的大脑其实并非自己,那就有可能摆脱消极情绪的控制。若是能进一步调用元认知能力,觉知自己的负面情绪,就又可能从中获得有益的体验。负面情绪来袭,不开心是大家正常都有的反应;若是能驾驭它,这才是本事。

王阳明有个学生,一次焦躁不安。原来是他儿子生病了,自己又被各种琐事缠身,不胜其烦。王阳明说,这就是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李笑来在《一块听听》的讲座《执行力:成为百分之一的秘密》中介绍过柏拉图关于人类三个大脑的比喻:一个骑手驾驭黑白双马拉动的战车。其中黑马是脑干,本能脑;白马是情绪脑;骑手就是理性脑。刚开始黑马很强大,白马很弱,骑手就是个婴儿。

我们要想办法,让白马强大起来,让它可以跟黑马所代表的本能相抗衡。比如用高贵的情操抵抗堕落懦弱的本能,能让人临危不惧。白马所代表的情绪,本身没有好坏之分,就看作为驾驭者的骑手如何引导它。负面情绪也可以发挥重大作用。比如,抑郁症,对于丘吉尔利用它鞭策自己玩命工作,不敢丝毫懈怠,帮助他打赢世界大战,拿到诺贝尔文学奖。

所以一方面要让白马成长起来,可以跟黑马抗衡;另一方面也要让理性脑从婴儿长成少年,长成一个有能力、有智慧,懂得如何驾驭黑白双马的骑手。

我之前无意识中使用了这些知识,经常跟自己讨价还价。比如难受的时候,要么做点具体小事,要么畅想下未来,给自己一点积极的兴趣,给白马一点开心的养料。比如做事设立目标,定个违约金。之前我跟自己约定,不能单独看电影超过15min,否则罚钱二十元。结果从元旦到现在,违约了7次,捐了140元。春节期间,晚上实在脑力不济,不想看书思考,就看脑残剧,结果一个晚上捐出60块。事后想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然后找出之前那个约定,看下有没有漏洞可钻。一看,说的是不能看“电影”,电视剧不能算吧。已经付的罚金也就算了,后来好像又有两个晚上我是看脑残剧度过的。

C觉得这些小伎俩很无聊,还说把钱给她。然而,我就是这么跟自己打交道的,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如何对付自己的小情绪,如何对付自己的本能,不会被一时的情绪低落影响了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

骑手需要慢慢成长,慢慢锻炼,没有一蹴而就的按钮。跟自己这么讨价还价,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傻,但它管用呀。那个“电视剧”不算“电影”范畴的说法,是很扯,是违背了我的初衷。这不是我故意留的后门,而是我累到极点,想看剧休息,又不想掏罚金,打的一个擦边球。这么一闹,我下次订计划,一方面会严谨很多,不让自己钻空子,另一方也会故意留后门,不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去。既然我知道这些技巧,为什么不用呢?

古人说慎独,这些招数就是我给自己慎独用的。不要小瞧自己的黑马与白马,它们随时会做出一些让我们难堪的举措,甚至会让我们后悔终身。

昨天晚上李笑来在得到APP的直播上谈到,人首先要投资的是亲密关系。与伴侣家人、朋友、工作伙伴的关系搞不好,再怎么投资挣钱,回家大吵一顿,整个就毁了,啥好心情也没了,有钱也不管用。而第一要紧的亲密关系,是自己跟自己的关系。一个人学不会如何与自己打交道,再多钱也会分分钟败光,再好的人际关系,也会毁于一旦。

2017/3/24,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