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新年目标

科研过程中,一般不太会含糊地说“新做的器件性能更好”。科学的世界里,不太用“好/坏”的提法,“更”也是不精确的,需要从数值上定量地描述清楚。所以“器件性能更好”,在我的课题里会描述成,“器件的灵敏度、线性度、重复性、稳定性从XX数值增长/下降到YY数值”。

我曾经问过大牛BaoZenan,问他们做的压力传感器重复性怎么样。她说如何如何处理后重复性会更好点。我不太懂更好是什么意思,就问“What do you mean by better?In what number?”她一愣,没听明白的样子,我解释说,重复性更好,总该有个数值描述,比如percentage呀之类的,她就给了一个数字,说能达到90%。我还来不及问她这个90%是如何算出来的,她就转移话题了。多少个sensor测出的数据,根据起始点的数值呢,还是根据整条曲线的重合度,不得而知。柔性压力传感器领域,还有很多怪现象,各种浑水摸鱼。算我才疏学浅,只看到大部分paper都盯着灵敏度说事。

“量化描述”是一种思维方式,从小我就没学会,反倒是学了很多虚指。“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三,九都是虚指,多的意思,n尺高的瀑布,n重天。“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三,既是从三方面反省自己,也是多次反省自己的意思……大概都是不给你个准数,万一哪一天发现说错了,可以支吾了事。这种含糊不清的描述,违背了科学定义清晰的要求,导致了不可证伪性。

有一种分析,说中餐馆为什么不能开成全球连锁店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中国菜是一门艺术,不是一门技术。中国厨艺,讲加盐少许,温水小煮,高温油炸。而麦当劳肯德基却是技术活,盐量多少克,油温多少度,都是量化控制。中国厨艺讲究师传领悟,容易失传,厨艺既然是艺术,就总爱讲究个性,个性就不容易大批量复制。

没有量化描述的习惯,一代代人就在重新发明前人失传的东西中蹉跎,享受不到西方科技站在巨人肩膀上看问题的福利。现代人在科学知识见解上可以远超前人,但是现代很少有哪个国学大师能说自己学识超过孔孟。西方科学家可以利用前人知识,加速自己的研究,中国学者大概就是皓首穷经,讲究一个悟字。

新年第一天,可以考虑把这种量化描述的思想用于制定自己的新年计划,量化自己的新年计划,使之具有可测量的效果。比如,在新的一年“读五十本书”的愿望就比“好好学习,多读书”来的好;“看完《Deep Learning》这本书”就比“学习深度学习”来的具体;“减掉10Kg”也比“减肥”看起来更有可能践行。一个含糊不清的目标,不具有“可证伪性”。既然很难描述清楚到底有没有实现目标,在执行过程中,就看不到自己究竟是离目标更远了呢还跟接近了目标,相当于失去了目标感。若是量化描述目标,总是可以知道自己已经读了多少本书,《Deep Learning》已经看了多少页,已经减了多少斤,进而可以知道一年时间已经过去百分之多少,我的目标又完成了百分之多少,我究竟是落后于计划还是超前于计划,这些量化的数字描述,不一定精确,总还是有参考价值的。若是笼统定个目标发个愿,就不好判断自己有没有好好学习,对深度学习的理解有没有加深,轻了1Kg算不算减肥成功。

2017/1/1, Sun

通用电气公司发明的一套SMART目标管理系统(截图来自万维刚精英日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