鼷腹鹪枝

最早听说这句“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它的大概意思是说,小鸟在树上栖息,只需要一个根树枝,鼹鼠到河边饮水,不过灌满肚子。鼓励大家知足常乐,不要为物欲束缚。现在看了它的原文:

尧让天下于许由,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于光也,不亦难乎!时雨降矣而犹浸灌,其于泽也,不亦劳乎!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犹尸之,吾自视缺然。请致天下。”

许由曰:“子治天下,天下既已治也。而我犹代子,吾将为名乎?名者,实之宾也。吾将为宾乎?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归休乎君,予无所用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庄子·内篇·逍遥游》)

许由借此说自己是个逍遥之人,有床睡,有饭吃,就可以了,不要天下这个负担。

我不懂许由这种想法。只是记得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被它小小的动摇了一下,当时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头,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现在想明白了一点点。

就算除了吃饭睡觉就没有其他需求吧。但是睡觉的床也有木板床与席梦思之分吧,吃的饭也总有稀饭跟大鱼大肉之分吧。

从空间上看,同一张床,在天桥下与在五星级酒店内,总该是有区别的。同一顿饭,在大排档吃跟在米其林三星酒店吃,我猜会有很大的不同。

从时间上看,睡觉的确只需要一张床,但是有自己的房子,爱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爱睡多久就睡多久,跟寄人篱下随时可能被赶走,居无定所,总该是不同的。一顿饭是吃饱为止,但每天都有饭吃,跟吃了这顿没下顿,总该是不同的两种状态。睡觉不止一觉,吃饭不止一顿。

至少我是不喜欢睡天桥底下,也不想有事没事就被赶着收拾铺盖走人。我更不喜欢喝粥,也不喜欢每天为吃饭的事发愁。

庄子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只是我当初道听途说,现在才看到原文:

故足之于地也践,虽践,恃其所不蹍而后善博也;人之知也少,虽少,恃其所不知而后知天之所谓也。(《庄子·杂篇·徐无鬼》)

意思是说,脚踏到地方虽然只是一小块,但需要依赖于那些没有被踩到的广大土地才能走路;人知道的东西虽然少,但可以依靠那些不知道的东西来认识天道。(熊逸《逍遥游:当<庄子>遭遇现实》)

还有一段,说到类似的思想:

惠子谓庄子曰:“子言无用。”

庄子曰:“知无用而始可与言用矣。夫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致黄泉,人尚有用乎?”

惠子曰:“无用。”庄子曰:“然则无用之为用也亦明矣。”(《庄子·杂篇·外物》)

惠子说庄子那套东西没用,庄子说知道了无用才可以谈有用。天地很大,人只需很小一块土地就能立足,但若是只保留这很小的一块,其他地方都挖空,那这独留的一小块又如何能支撑住一个人呢?

由此看,若是真只给那只小鸟一根树枝,没有树干、没有根基、没有土壤,那又哪来的树枝呢?若是只给一瓢水那只鼹鼠,没有河床、没有上游、没有下游,那又哪来的水呢?还好没信那“知足常乐”的自欺之言。

2017/4/10,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