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6+2篇图文汇总

2017年3月1日至31日,31天,推送的26+2篇千字文:

  1. 2017年2月,18+4篇图文汇总
  2. 价值观不同
  3. 付费订阅购买的是督促学习的约束力(旧文)
  4. 让自己相信知识值钱的方法:花钱买知识(旧文)
  5. 《一日读懂抑郁症》摘录
  6. 将军路上不逐兔 
  7. 不做解说员
  8. 生活不是阅读理解
  9. 有些鸟的故事
  10. 不好美名
  11. 用行动缓解焦虑
  12. 生活的使命
  13. 用人工智能的人
  14. 骑行在路上
  15. 让世界比想象的更大
  16. 反向塑造
  17. 哲学博士
  18. 放长时间看
  19. 它只是其中一种经历
  20. 纸上“创新” 
  21. 人工智能榨取消费者盈余
  22. 跟自己打交道
  23. 谁负责
  24. 当不再想要改变过去 
  25. 《Netflix Culture: Freedom & Responsibility》摘录
  26. 记《白先勇导赏红楼梦》
  27. 既往不纠
  28. 把科研当真

因为C的缘故,写了好几篇关于抑郁情绪方面的文章,《一日读懂抑郁症》摘录放长时间看它只是其中一种经历跟自己打交道。心理治疗行业有不同的流派,我倾向于从“脑科学”的角度去解释抑郁情绪,认为抑郁情绪是由于神经递质不足导致的认知偏差。一方面要依靠药物治疗,增加脑内五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等神经递质,改善大脑功能。另一方面要靠自己和家人的共同努力,调节自己的状态。

脑科学研究表明,人脑不是单一系统,而是由本能、情绪、理性三个脑区域构成的。情绪与理性脑对应的边缘系统和大脑皮层无法同时工作,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特点,多动用理性脑。比如看书,动用大脑处理文字的抽象思维能力,能有效缓解抑郁情绪。我们要学会如何与自己打交道,即便是抑郁情绪,也能让自己有所受益。

拿到一手好牌,是运气,拿到一手差牌,也是运气。只不过一般人认为前者运气好,后者运气差,这只是世俗偏见。我倒是觉得,拿到好牌差牌,都没啥大不了的,能把差牌打好,才是真本事。尤其是在这个风平浪静的年代,有点特殊的经历,才有骄傲的资本。

李敖曾拿自己消遣,说自己身处台湾,因政治原因一直蹲监狱,但是没什么好抱怨的。他说自己做不来圣人,但即便圣人身处自己的境地,也不过如此:

这种浩然之气,就是我几十年来的一贯人格与风格。它的形成、它的正果,有着漫长的心路历程与身路历程,而我愿以回忆录和快意恩仇录来做一清算,显有施教和典范之意存焉。我坦白写出我并没有很好的天资和背景,也非天纵之圣,而是自己困学硬造出来的豪杰人物,甚至近乎圣人……至于我,显然老是做战士,无新陈代谢之可言,没有退休、没有变化,似乎该以圣人论了。套句明朝哲人的话:我做圣人,我做不到;但是圣人做我,也不过如此吧?我想,即使孔夫子在,在国民党这样统治之下,做的也不会比我更多吧?

有了这样的认识,剩下的就是“做”了。空有想象,再有思想,不知行合一,只能算是过家家,当不得真。调整自己的情绪是这样,生活、科研也是一样。

这个月,写完了GP sensor的paper。过程中,没忍住,又吐槽了一下科研之怪现状。面对那些当不得真的科研,我秉承着当真的态度去做。不必跟那些过家家的人一般见识。小孩子闹着玩,我参合进去就不合适了。

我把EMRS的poster present和新加坡MRS(ICMAT)的oral present都撤稿了。Prof Zhao说以为我想去promote我的工作,才建议我投的稿。既然我不想去,而别人又都知道她在做什么研究,就不需要我去promote组内的工作了。然后我顺势说要撤稿,她说好。

关于这个订阅号。《让世界比想象的更大》被池建强老师和几个朋友转发了,给我带来了一些完全陌生的新读者。其中《反向塑造》收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陌生读者的赞赏。从此以后,我可以放心了,我是靠文字卖来的赞赏,而不是我的脸。二月份我开通的赞赏功能都是朋友捧场,三月份我收到了四笔陌生读者的赞赏,算是一大进步。

三月份最后一个星期,听了白先勇老师三次讲座,又看了两场昆曲折子戏。从13年我来到CUHK开始,每年春季学期,白先勇老师都会来CUHK讲昆曲,还会带来青春版牡丹亭的男女主角和其他一些高手,演昆曲给我们看。每年我都不落下。

今天白天第一次参加TEDxCUHK的活动,听了一上午报告,“Sound (un)heard”的主题。算是体验了一下TEDx的风格。

四月份,我要写毕业论文了。

2017/4/1,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